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新书啦]www.xinshula.com    S市,城郊,第四人民医院。

    高高的围墙将占地面积广泛的医院牢实的圈在钢筋混凝土的包围之中,外面的人进得去,里面的人出不来。

    但凡被送进这家医院的病人,能够被接出去的少之又少,大部分的病人终其一生都会待在里面,直止死去。

    因为什么,因为这是一家精神病疗养院。四周的围墙建的比监狱的围墙还高,防止病人逃跑的安保设施堪比监狱。

    任何一个被送进来的精神病患者,除非有家人愿意接回去,否则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这家特殊的医院在S市存在了很多很多年,无数的病人被送进来,最后又被抬出去,一进一出,就是一生。

    安之素在里面住了五年,类似这样的场景,已经看到麻木。不过她始终知道,她一定能出去,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兴许是上帝宠爱,安之素乖乖的住了五年,五年来不哭不闹,配合打针配合吃药,终于在五年后的今天,她被告知精神已经痊愈,可以离开了。

    冬日的午后,暖阳当头,金色的阳光温和的洒在安之素单薄的背影上,她站在厚重的医院铁门前,等待着禁锢了她五年自由的铁门缓缓开启。

    铛……铛……

    铁门的滑轮与地面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像一道夏日的惊雷,划破了午后的宁静。

    一双穿着帆布鞋的脚从门的里面走出来,顺着纤细的脚踝朝上看,笔直的双腿被一条洗的发白的牛仔裤包裹着。

    牛仔裤的样式有些陈旧,右腿从膝盖到口袋的部位,绣着一排艳丽的刺绣。精湛的纯手工刺绣,大概是这条裤子最值钱的地方了。

    再往上看,就是安之素不堪一握的腰肢,被一件简单的白毛衣覆盖着,纯净的像她的脸,没有一丝血色。

    刺骨的北风从她削弱如骨的身躯穿过,一头秀发随风凌乱,精致玲珑的五官藏在发丝间,隐约能够看到她那张依旧带着病态的苍白小脸,透着淡漠冷艳的神色。

    嘟嘟!

    医院大门外,距离安之素不过十米之遥的地方停着一辆白色的轿车,车子的主人靠在车门上,似是等的不耐烦了,伸手在方向盘上按了两下。

    安之素踩着对方不耐烦的喇叭声走过去,脚步略显轻快。十米的距离,眨眼就到,安之素伸出双臂,给了来人一个结实的拥抱。

    “佳人,我终于出来了。”

    宋佳人拧起了不怎么高兴的黛眉,揪着安之素的后衣领拉开距离:“别用你刚刚刑满释放的语气和我说话,嫌弃。”

    安之素乖巧点头作揖:“是,我的大律师,感谢您百忙之中还能抽空来接我。大恩大德,没齿难忘,只能下辈子结草衔环。”

    这话听的宋佳人舒服了,打了一个手势:“上车,算你没有跟神经病待久了被传染,脑子还算清楚,分得清谁是你的恩人。”

    安之素依言上了车,刚扣上安全带,已经启动车子的宋佳人就扔了一份黄皮档案袋给她。

    “手机、钱包、护照、身份证、驾驶证通通都给你办好了。”宋佳人是律师,行事一向风风火火,在安之素要出来之前,她已经帮她弄好这些证件。

    “我要你带的玉佩带来了吗?”安之素打开档案袋,没有去看其他的东西,第一件事就是寻找对她最重要的东西。

    “玉佩不在那里面,在你前面的抽屉里。”宋佳人空出一只手指了指她面前的车抽屉。

    安之素点头拉开,从里面拿出一个锦盒,打开锦盒,里面就躺着一块圆形玉佩。是最简单的玉环样式,看着没什么值钱的,但对现在的安之素来说,这是她最珍贵的东西了。

    安之素将玉佩放在手心

(第1/2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